纽约威廉律师事务所有四十余年的专业经验,专注纽约意外伤害快速索赔,纽约车祸受伤快速索赔。威廉律师事务所承诺,凡是受理的纽约车祸案件,当事人100%可以获得赔偿。律所经验丰富的纽约车祸律师会亲自到案发现场调查取证,并请相关领域的专家作证,以最细致的工作帮助当事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赔偿金。24小时中文专线 917-428-5152

有许多交通事故是完全可以预防的。纽约威廉律师事务所的人身伤害律师认为,了解纽约市车祸统计数据有助于确保人们在道路上的安全。

纽约市的车祸有多常见?

纽约市警察局每月发布交通事故数据,显示全市发生了多少起车祸,有多少人受伤或死亡,以及其他细节。

根据纽约警察局2020 年、2021年和2022年的车祸数据档案,全市报告的机动车碰撞事故数量如下:

● 2020年: 110,858起;
● 2021年: 108,211起;
● 2022年(截至 2022 年 8 月):67,467起。

大多数交通事故发生在布鲁克林和皇后区。

纽约 2022 年第一季度交通事故的主要数据:

纽约在美国驾车致死率最高的州名单中排名第七。每年有超过 1,000 名纽约人死于车祸——是美国平均水平的 1.6 倍。

根据Transportation Alternatives收集的数据,纽约市2022 年前三个月在交通事故中死亡的人数激增。与 2021 年同期相比,交通死亡人数增加了 44%,预计将连续第四年增加,这也是自 2014 年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年。

皇后区和曼哈顿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大幅上升——皇后区2022年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数比 2021 年同期高出 125%。 60% 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数是行人。在曼哈顿,交通事故死亡人数比 2021 年第一季度增加了 120%。2 月和 3 月,曼哈顿的驾车者死亡人数比 2013 年以来的任何两个月都多。

在所有与交通事故相关的死亡事件中,几乎有一半是行人——根据 Transportation Alternatives 的数据,2022 年第一季度发生的 59 起交通事故死亡事件中,有 29 起是行人。

轻便摩托车、踏板车、电动自行车和其他机动车辆的死亡人数有所增加——2021 年第一季度,只有一人在乘坐“其他机动”车辆时死亡。2022 年,轻便摩托车/踏板车/电动自行车的死亡人数增加到九个。该研究指出,这些事故的受害者通常是贫穷的工人阶级,包括送货骑自行车的人。

大约四分之一的交通死亡事故发生在限速超过 25 英里/小时的街道上——尽管纽约市只有一小部分 (10%) 街道的限速高于 25 英里/小时,但是大约有 24%第一季度的交通死亡事故发生在这些道路上。

纽约市车祸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根据NYPD 的数据,交通事故大多是由于司机疏忽造成的,包括分心驾驶和跟车太近。

纽约市车祸的一些最常见原因包括:

疲劳驾驶、分心或注意力不集中;

● 在药物或酒精的影响下驾驶;

● 尾随;

● 不让路;

● 超车或车道使用不当;

● 超速行驶;

● 无视交通管制,例如停车标志和红灯。

纽约车祸案件中风险最高的人群

在纽约,21 至 25 岁的人死于车祸是所有年龄组中最多的。在 10 年的跨度内,这一群体的死亡发生率是 16 至 20 岁人群的 1.4 倍,是 41 至 45 岁人群的近两倍。

下一个车祸死亡人数最多的年龄段是 26 至 30 岁。

男性占纽约车祸死亡人数的 71%

在纽约,每年平均有 772 名男性死于车祸,而女性则为 315 人。男性约占纽约所有道路死亡人数的 71%,死亡人数是女性的 2.5 倍。

纽约 54% 的致命车祸涉及超速和酒驾

超速驾驶和酒后驾车是导致致命事故的首要驾驶错误。每种事故都占纽约致命车祸的 27%。

纽约的超速和酒驾死亡率接近全国。在美国,26% 的致命车祸涉及超速,28% 涉及酒后驾车。

阴雨和浓雾天气导致 22% 的致命事故

在任何其他类型的不良天气中,阴雨和浓雾天气是导致致命事故的最常见不良天气。纽约近四分之一的致命车祸发生在这样的天气下。

纽约高峰时段是开车最危险的时间

下午 5 点到晚上 7 点是纽约开车最危险的时段,而上午 11 点到中午是上午最危险的时间。这可能是由于通勤者和午餐时间的交通导致道路上有更多的汽车。

然而,致命车祸总数在白天和夜间相差不大。从 2010 年到 2019 年,白天发生了 5,145 起死亡事故,而夜间发生了 5,039 起。

纽约车祸案例:被城市公交车撞倒受伤 索赔胜诉 陪审团判决赔偿114万美元

2014 年 10 月 3 日,詹姆斯·布莱尔 (James Blair) 驾驶的车辆在皇后区的十字路口被一辆城市公交车撞到,受伤。这是一次严重的撞击事故。

在随后对司机和城市交通当局提起的诉讼中,双方对哪一方获得了绿灯通行存在争议。陪审团裁定公交车司机对造成事故负有全部过错。然后,陪审团判给原告 1,140,​​000 美元(过去 300,000 美元,未来 24 年 840,000 美元)的人身伤害赔偿金。

被告提出上诉,辩称责任判决有悖于证据的重要性,痛苦损害赔偿金过高。

上诉法院同意被告的意见,并且将案件发回初审法院,就责任问题进行新的审判,并且命令如果发现责任在新的审判中,未来疼痛和痛苦损害赔偿金应减少至 500,000 美元。

以下是当事人的受伤详情:

● 脚 – 第一和第二跖骨骨折伴Lisfranc 骨折脱位需要用六颗螺钉和一块金属板进行切开复位内固定手术
● 背-L-1横突骨折
● 胸骨、锁骨和肋骨骨折
● 入院 12 天,然后到康复机构 10 个月

事故发生时,原告 51 岁,体重 330 磅,处于失业状态。他在审判中声称,他不能再跛脚走路,需要拄着拐杖。他的医学专家作证说,他的脚很可能会患上关节炎,可能需要进一步手术(但没有索赔未来的医疗费用)。

辩方指出,原告在事故发生前有许多身体问题,包括哮喘、支气管炎、睡眠呼吸暂停、高血压和膝盖关节炎。他一直在为膝盖、腿部和背部服用止痛药,并承认在事故发生前他有各种疼痛,行走有些困难,有时需要拄着拐杖,并且在事故发生前一年曾去医院急诊室抱怨严重的他的膝盖肿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