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News

/Latest News
Latest News2015-12-02T10:52:51-04:00
1007, 2019

纽约一华裔男子餐馆打工遭烧伤 可提工伤赔偿

By |七月 10th, 2019|Categories: 博客文章|

中国侨网6月25日电 据美国《侨报》报道,纽约一名华裔男子在餐馆打工时不慎被爆炸的化学试剂烧伤,导致脸部及手臂多处遭受严重创伤。该名男子当地时间6月24日来到美国福建同乡会举办的法律咨询求助,希望依循法律途径索偿。意外伤害律师表示,当事人是在上班时间受伤,可向餐馆提出工伤赔偿。 据石先生讲述,自己目前在位于宾州的一家中餐馆做炒锅和切菜。约一周前,餐馆厨房的水池出现堵塞,于是石先生的一名同事就拿来疏通的化学试剂,倒入堵塞的水管内。该名同事将化学品全部倒入后即离开厨房,几分钟后,全然不知情的石先生进入厨房进行配菜,水管内的化学试剂经反应后突然发生爆炸,站在一旁的石先生则被严重灼伤,其脸部、脖颈及手臂多处均出现大面积伤痕。 华裔男子 石先生表示,出事后该名同事即离开,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操作不当才导致爆炸发生,而餐馆老板也未作任何表态。石先生称,他的受伤情况应是二级烫伤,后续一系列治疗费用及误工费等是一笔巨大开销,他希望通过法律途径索取一定的赔偿。 宾州意外伤害律师表示,宾州的法律与纽约有所不同,但石先生是在工作时间并在工作地点内受伤,一定在工商赔偿的范围内。石先生可聘请律师对餐馆提出工伤索赔,以支付其后续治疗灼伤的医疗费用和相关工资损失。 此外,在该案例中,由于用作疏通水管的化学试剂属于危险品,如果该化学品未在明显处注明使用说明或危险警告,导致使用不当出现爆炸情况,则石先生也可与律师做进一步调查寻求意外赔偿。 jw-bg车祸律师

308, 2018

摔伤获赔90万 纽约华裔建筑工要返乡

By |八月 3rd, 2018|Categories: 博客文章|

60岁的华裔陈先生,四年前在皇后区一个建筑工地工作时不慎坠落,导致身体骨折。经律师协助维权,陈先生日前终获得90万元的赔偿。陈先生说,「过去四年过得非常辛苦,如今终获欣慰。」 陈先生的受伤部位图。 (律师提供) 陈先生表示,2014年6月19日下午5时左右,他在皇后区艾姆赫斯特(Elmhurst)的一个商住两用建案的建筑工地工作时,从一个梯子上摔下来,导致胯部骨折。在艾姆赫斯特医院接受一个大手术,并住院20天。 「我的家人都在中国,出事后我不能工作,没了收入,只能借钱生活。」 事发后大约一个半月,陈先生找律师争取权益。威廉律师事务所律师威廉(Jerry Werlin)31日表示,「了解情况后,决定控告大楼的拥有者以及工程承包商,要求赔偿90万元,因为陈先生坠落是他们违规导致,且陈先生伤势严重,还会留下后遗症。」 纽约州法律规定,建筑工地施工时,屋主和承包商必须为工人提供必要的安全设备,例如工人在空中工作时,需要穿工人防止坠落外衣或其他设备。威廉表示,业主和承包商没有向陈先生提供这些设备。 威廉说,「在与对方律师交涉中,对方认为是工人的错,不愿承担全部责任,还狡辩称他们提供了安全设备,陈先生坠落是因为他做了不该做的动作,只同意赔偿40万元。」 由于诉讼双方无法达成庭外和解,此案最终进入了陪审团审讯。 「我们知道一旦上庭,要冒很大风险:如果赢了,可获得很大一笔赔偿款,但输了,就是一分钱都拿不到。」陈先生开始也不敢上庭,担心万一输了,得不到任何赔偿。 「然而我们的律师团队非常坚决,有信心打赢这场官司。」 威廉表示,「经过五天在陪审团面前呈现各种人证、物证以及辩论,7月26日陪审团认为对方负有全部责任,我们胜诉。」 胜诉后,陈先生非常高兴,他说,母亲、哥哥等所有亲人都在中国,拿到赔偿款后就返回中国家乡,和家人团聚、安度后半生。

1909, 2017

威廉律师关注918法拉盛重大车祸意外赔偿案件

By |九月 19th, 2017|Categories: 博客文章|Tags: , |

918凌晨6:15分左右在法拉盛发生的严重车祸事件震惊了整个华人社区和纽约州,大家都关心着死伤人数的同时,也关注着MTA公交车Q20和Dahlia公司的旅游巴士的责任划分问题,还有死伤受害者的医疗费用和误工补贴还有其他福利及赔偿金额等问题,作为专业从事有几十年经验的意外伤害赔偿案件并且专为华人服务的律师,能在此时很荣幸为大家普及一下法律常识,也为今天车祸的一些受害人或他们的亲属打电话到我律师事务所咨询其案件所作的再次解答。 威廉律师说,我们知道各界人士都想参与和帮助,但最直接和实际能帮助死亡者家属和受伤者的是专业意外伤害律师。 lawyer-logo 第一,谁来负责死亡和受伤者医疗费用? 这起政府公交车和私人公司的巴士相撞的重大车祸案件和普通的车祸有所不同。 首先,如果受伤者有私家车或和他生活在同一个地址的家属拥有私家车,那么,受伤者的医疗费用有自己车或其亲属车的保险公司的无过错部门(No Fault)承担。如果,受伤者或和他住在同一个地址的家属都没有车,那么则有MTA巴士或私人巴士公司的车保险公司的No Fault 部门承担所有医疗费用。 第二,谁来负责误工补贴和看医生的交通费用及无法自理的护理费用? 和医疗费用的解决办法一样,如果自己或和自己住在同一个地址的家人有车,先有私家车保险公司的No Fault 部门先做补偿。包括:1,误工费的赔偿金额为受伤者在车祸前工资的80%,有车祸前的雇主证明和车祸后的医生证明来协助完成。2,每次看治疗医生的交通费用为$25,3, 护理费为每天$25。自己和住同一个地址家人没有车,那么就有巴士公司的车保险来负责。 第三,谁来赔付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赔偿? 有车祸事故责任方的车保险公司来赔付。目前,这起事故还在调查过程当中,还不断定哪方的责任,当然,谁的责任那么谁就负担死亡者和受伤者的赔偿,但如果双方都承担一部分责任,那么,双方按责任的比例来分担赔偿。 威廉律师强调最重要的一点是,所有的受伤或死亡的行人和乘客在这起交通事故中是没有任何责任的,他们的身体受伤和精神赔偿是有两部巴士车按责任划分的比例来赔偿的。 第四,死亡者和受害者能拿到的赔偿金额及能有多长时间拿到赔偿? 威廉律师说,这是大部分人所关心的问题。当然,有专业经验的律师和没有经验的律师在赔偿额度方面和取得赔付的时间的差别还是不同或很大的,一个案件从开始律师接受和赔付完一般会在1年和3年左右,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区别?这其中有很多因素,律师的经验和律师事务所团队工作中的配合,康复需要的时间和专业医生的治疗方案,还有客人和律师的交流与合作…… 关于赔偿金额的多少,每个案件都不同,虽然在同一起车祸中,但每个受伤者和死亡者的案件的赔偿金额都会不同,因素也不少,这其中有个人的收入水平的不同,受伤严重的程度,治疗的方案不同.... 车祸发生后,找到一个正确的专业的意外伤害赔赏律师非常重要,希望这篇文章对大家有所帮助,我们威廉律师事务所提供免费咨询,客人没拿到案件赔赏之前不收任何律师费. 意外伤害poster

2011, 2016

整容后口眼难闭合法拉盛华女获赔60万

By |十一月 20th, 2016|Categories: 成功案例|

法拉盛一名华裔女子三年前进行的面部除皱的整容手术发生事故,术后出现眼睛和嘴部无法闭合的永久性症状,上庭诉讼两年,该女子日前通过纽约律师获得60万元赔偿。 现年53岁的中国朝鲜族女子李爱顺表示,2012年10月,她在朋友的推荐下,来到位于曼哈坦上城一家白人经营的整形诊所。本意是想在这里进行一个通过抽抽自身脂肪并注射到脸部的方式填补面部的法令纹,却在一位白人知名整形医生的建议下,做了脸部双颊的拉皮手术。“那位医生告诉我,注射脂肪消除法令纹的方式保持的时间不长,最终说服我做拉皮手术 中国朝鲜族女子接受整容手术发生事故,诉讼获赔60万元,图中为律师杰瑞威林。 李爱顺于2012年10月15日接受了拉皮手术,费用为9600元。她表示,当时做完手术,就感觉嘴部和眼部不适,嘴和眼都很难闭上,但认为可能是麻醉剂的效果还未消退,于是就回家休息,觉得第二天应该能好。然而,次日起床后,当她充满期待地去照镜子时,看到的是自己嘴部严重歪斜,右眼无法闭合,眼睛一动嘴就跟着动。然后她立即前往美容诊所询问。 李爱顺说,给我做手术的医生检查后,承认手术确实出了问题,碰到了不该碰到的神经,而且不能通过再做手术进行修复。同时,医生安慰她不要着急,大约三个月后就能恢复。「我相信了医生的话,就没有继续追究,而是回家等待「变美之日」的到来。可是,三个月过去了,不见任何好转;又等了三个月,脸部仍然没有恢复。晚上睡觉时,为了让眼睛闭合,我需要用三条胶布粘在眼睛上。 之后,李爱顺找到律师杰瑞威林(Jerry Werlin)为她打这场医疗事故官,并于2013年4月提起诉讼。威林指出,他们发现手术出现重大事故,医生在为李爱顺动刀时,切口过深,碰到李爱顺的动脉,流出大量血,医生在止血时,又破坏了李爱顺的面部神经。医学鉴定认为,李顺爱的右脸面部神经遭遇永久性伤害。经过多次上庭,今年5月1日,律师成功为李爱顺争取到60万元的赔偿,比她最初希望的40万多了20万元。 李爱顺回忆,做完手术后的一年里,她天天以泪洗面,不敢出门,不敢照镜子,也不再工作,与人说话时用手遮住半个脸,「我的家人都不敢看我。“最严重的右眼问题给她的正常生活带来很大困扰,由于无法闭上,眼睛经常感觉非常干涩,疼痛难忍。李爱顺提到,她此前在中国做双割和在法拉盛做的除眼袋微整形手术均获得成功,也因此有意继续接受整容手术。没想到,留下终身遗憾,「我再也不做整容手术了。」

2011, 2016

过马路被撞飞华女获赔81万

By |十一月 20th, 2016|Categories: 成功案例|

来自台湾的林女士两年前在皇后区贝赛遵守交规过马路时,被一辆正在转弯的厢型车撞飞,身体和心理都受到严重伤害,也给生活带来很大困扰。经律师协助维权,林女士最终争取到81万余元的赔偿,如今终获欣慰。 根据警方纪录及一位现场目击者的证词,2013年5月9日下午1时30分左右,林女士沿着196街向北步行至北方大道交口,十字路口的信号灯变绿后,她沿人行道过马路。不料走到一半时,一辆沿着196街向北行驶的红色厢型车,在路口左转进入北方大道的时,碰上了她,她被重重撞到厢行车的保险杠。司机并未立即停车,而是继续向前开了一段距离。车停下后林女士被扑向空中,又摔到地上,身受重伤。事发后企图逃离现场的肇事驾驶被几位目击者,直至警方和医护人员赶到。 林律师认为自己无辜被撞,要讨回公道,于是找到威林律师事务所为她争取权益。该律所律师威林(Jerry Werlin)表示,车祸造成林女士背部的中间部位骨折,神经受到伤害,需要在背部放入一块电子芯片来维持身体机能。车祸后她的颈部不能扭转,睡觉时疼痛难忍。 现年58岁的林女士在车祸后的一年半内接受了包括背部,颈部治疗在内的四项手术,术后病情虽有所缓缓,但仍不容乐观。据林女士反映,过去的两年她好像生不如死,除了身体的伤和痛还得了忧郁症,多次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现在她走路最多只能走十分钟,经常失眠。在经济上她也有很大负手术费用就超过20万元,此前从事家政服务的她在车祸后无法继续工作,需要借钱来维持生计。 威林指出,此类案子的受害人通常只能获得10几万元的赔偿,撞上林女士的司机的保险公司开始只同意给很少的赔偿款,然而他为林女士进行了全面的损失评估,并提供了有力证据,包括心理医生出示的报告指明车祸后的林女士每年需要2万5000元的心理治疗费等,最终为林女士争取到81万8000元的赔偿款,肇事司机购买是最高赔偿100万元的汽车保险。 威林还提到,林女士从2011年至2013年每年的报税收入不足6000元,因此很难证明车祸对她造成巨大收入损失,如果报税收入达到4,5万元,应该可以拿更多赔偿。

2011, 2016

纽约华人装修男子跌下梯子摔断臂获赔26万

By |十一月 20th, 2016|Categories: 成功案例|

住在皇后区法拉盛的华裔男子阿健,去年受雇于一间华人装修公司,不料在做工时从梯子上摔下来,造成手臂骨折。事发后,一直无法工作。经威廉律师协助维权,阿健日前获得26万5000元的意外伤害赔偿。 华裔男子阿健 33岁的阿健于2014年8月31日在为位于曼哈坦81街上的一家机构粉刷房顶油漆时,从一个12呎高的梯子上摔下来,造成右手腕和右臂重伤。阿健随后被救护车送医急救,被诊断其为右手臂严重骨折。事发后的两个月多内,阿健又接受了多次治疗,之后还有每周三次的物理治疗,直到今年3月9日。 阿健的律师威廉(Jerry Werlin)31日指出,事故的主要原因是操作不规范,应该有一位工人在下面为阿健扶着梯子。此案中的一个难点是,阿健大约一个月前才开始为这位雇主工作,他不知道雇主和其公司的名字,也不知道做工的具体位置,因为每天都是雇主开车接送他上、下班。于是,威廉律师事务所以阿健提供的大概信息作为线索,很快找到了工作地点和雇主公司的名字,并开始为他申请赔偿,最终争取到26万5000元赔偿金。 威廉表示,华裔社区的建筑和装修行业的工人存在一个普遍现象,不知道雇主的名字、公司的名字,做工期间,雇主每天早上开车到工人的住地接人,把他们送到装修地点,晚上再把他们接回来,午饭也是有人送到工作地点。 威廉强调,建筑工人属于高危行业,法律对他们的保护更为周全,他们的工伤保险包括意外伤害。装修员工一定要知道雇主是谁,否则发生事故后,很难申请工伤赔偿;最好为正规的建筑、装修公司工作,为员工购买工商保险。建筑公司如果不购买工伤保险,被发现后,工伤赔偿委员会将对该公司进行严格的处罚,该公司雇用的员工若在工作中受伤,也会因为公司未购买工伤保险,无法通过工伤保险方式获得赔偿,而是需要工伤赔偿委员会来处理赔偿事宜,时间较长。 威廉还指出,装修建筑工人发生意外后,要立即拨打911报警,叫救护车送往医院,这样会有法定的纪录和证据,警察报告、救护报告等有助之后的申请赔偿工作;不要让老板将受伤员工私下送往医院,因为有时会发生老板向医院隐瞒工伤实情,为赔偿事宜时带来很大困难。

306, 2016

全美最危险的城市2016年上榜名单

By |六月 3rd, 2016|Categories: 博客文章|Tags: |

尽管纽约市,洛杉矶和芝加哥常常被与暴力犯罪威胁联系在一起,但是这些城市都没有出现在全美最危险城市的名单中。 这项由社区搜索引擎”街坊侦探” (NeighborhoodScout) 编辑的名单是通过使用相关执法部门和机构最新的暴力犯罪报告来编写的。暴力犯罪常常包括”谋杀,强奸,持械抢劫以及故意伤害他人”,也就是说,偷窃行为的数据未被引用于此报告中。 小型和中型城市占据2016年的榜单中。拥有约680,250人口的密西根底特律市 (Detroit, MI) 被评为全美第三危险的城市,这座城市亦是榜单中最大的城市之一。在底特律,平均每年每1000名居民中有超过20起暴力犯罪案件,然而相比较来说,全美平均暴力犯罪案件仅是3.72起。 位于新泽西州的卡姆登 (Camden, NJ) 在去年被评为全美最危险的城市,而今年下降至全美第二危险的城市。卡姆登的暴力犯罪案件数目与底特律并没有巨大差距- 平均每1000人中有20.3起暴力犯罪案件。 伊利诺伊州的东圣路易斯市 (East St. Louis, IL) 很不幸地被评为2016全美最危险的城市。平均每1000人中就有36.3起暴力犯罪案件发生。也就是说,在东圣路易斯市,每28名居民中就有1民居民有成为暴力犯罪受害人的危险。拥有26,672人口的东圣路易斯市亦是榜中最小城市之一。 榜中其他臭名昭著的城市还包括密西根州弗林特市(Flint, MI) (第七名),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市(San Bernardino, CA)(第42名),及宾夕法尼亚州费城(Philadelphia, PA) (第65名)。请点击这里阅读完整的最危险城市名单。 避免逗留于类似东圣路易斯,卡姆登和底特律这样的城市或许是明智之举;然而,我们仍应铭记于心的是,报告中引用的数据是相对的。美国联邦调查局 (FBI)指出,全美暴力犯罪案件数目在稳定下降。除2012年以外,暴力犯罪率自从2009年开始在逐年下降。 资源:“Most Dangerous U.S. Cities Ranked by Crime Data,” Claims Journal, 9 February 2016. “NeighborhoodScout’s Most Dangerous Cities – 2016,” NeighborhoodScout. “Uniform Crime Reports,” The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306, 2016

华裔女子纽约整容后口眼难闭合 获赔60万美元

By |六月 3rd, 2016|Categories: 成功案例|Tags: |

法拉盛一名华裔(专题)女子三年前进行的面部除皱整容手术发生事故,术后出现眼睛和嘴部无法闭合的永久性症状,上庭诉讼两年,该女子日前获得60万元(美元,下同)赔偿。 现年53岁的中国女子李某表示,2012年10月,她在朋友的推荐下,来到位于曼哈顿上城一家白人经营的整形诊所。本意是想在这里进行一个通过抽取自身脂肪并注射到脸部的方式填补面部的法令纹,却在一位白人知名整形医生的建议下,做了脸部双颊的拉皮手术。“那位医生告诉我,注射脂肪消除法令纹的方式保持的时间不长,最终说服我做拉皮手术。” 李某于2012年10月15日接受了拉皮手术,费用为9600元。她表示,当时做完手术,就感觉嘴部和眼部不适,嘴和眼都很难闭上,但认为可能是麻醉剂的效果还未消退,于是就回家休息,觉得第二天应该能好。然而,次日起床后,当她充满期待地去照镜子时,看到的却是自己嘴部严重歪斜,右眼无法闭合,眼睛一动嘴就跟着动。然后她立即前往美容诊所询问。 李某说,给她做手术的医生检查后,承认手术确实出了问题,碰到了不该碰到的神经,而且不能通过再做手术进行修复。同时,医生安慰她不要着急,大约三个月后就能恢复。“我相信了医生的话,就没有继续追究,而是回家等待‘变美之日’的到来。可是,三个月过去了,不见任何好转;又等了三个月,脸部仍然没有恢复。晚上睡觉时,为了让眼睛闭合,我需要用三条胶布粘在眼睛上。” 之后,李某找到律师杰瑞威林(Jerry Werlin)为她打这场医疗事故官司,并于2013年4月提起诉讼。威林指出,他们发现手术出现重大事故,医生在为李某动刀时,切口过深,碰到李某的动脉,流出大量血,医生在止血时,又破坏了李某的面部神经。医学鉴定认为,李某的右脸面部神经遭遇永久性伤害。经过多次上庭,今年5月1日,律师成功为李某争取到60万元的赔偿,比她最初希望的40万多了20万元。 李某回忆,做完手术后的一年里,她天天以泪洗面,不敢出门,不敢照镜子,也不再工作,与人说话时用手遮住半个脸,“我的家人都不敢看我。”最严重的右眼问题给她的正常生活带来很大困扰,由于无法闭上,眼睛经常感觉非常干涩,疼痛难忍。李某提到,她此前在中国做的割双眼皮和在法拉盛做的除眼袋微整形手术均获得成功,也因此有意继续接受整容手术。没想到,留下终身遗憾,“我再也不做整容手术了。”

1805, 2016

因高田缺陷安全气囊 宝马召回12万辆X5/X6

By |五月 18th, 2016|Categories: 博客文章|Tags: |

盖世汽车讯 综合外电报道,宝马日前发布通知,在美国召回安装了高田缺陷气囊的汽车,涉及X5和X6。 德国《图片报》援引宝马发言人消息称,宝马此次因高田缺陷安全气囊发布的召回涉及2006-2011款X5和X6车型,共计120,000辆。 宝马未立即对此消息做出回应。 5月27日稍早时候,美国安全监管局公布的文件指出,八家汽车制造商,不含宝马,表示将在美国召回安装了高田缺陷安全气囊的1200万辆汽车。 本月高田同意到2019年分阶段再召回4,000万气体发生器,涉及的汽车制造商共17家。

207, 2015

在车祸中意外事故中你受伤了吗?(二)

By |七月 2nd, 2015|Categories: 博客文章|Tags: , |

Car Accident 威廉律师(Jerry Werlin Law firm)服务于个人意外伤害案有40多年的经验, 包括:汽车交通意外, 建筑工地意外受伤, 意外滑倒跌伤。 在威廉律师信佛教的二十年中, 他爱上了中国的文化和食物,也喜欢和中国人交往,他喜欢中国人的朴实,勤劳,热爱家庭和重视教育的理念。威廉律师曾经是纽约最顶级的大律师之一,为了帮助生活在纽约的中国移民,他把律师楼搬到了住着越来越多中国移民的法拉盛。威廉律师从受理的千万个案件中,他感受到许多受伤人在意外事故后, 心理产生了恐惧感和因身体受伤而遭受痛苦, 给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不便, 他为之很同情受伤者,为了帮助安抚受伤人的心态, 他总结了最常见的十大困惑,请你阅读后剪下保留或与你的亲友分享。 困惑四:自己的保险公司会帮自己争取权益。 一般来说,如果是对方的错, 自己的保险公司是不会理会你的受伤赔赏部分的, 如果你买了碰撞险,你可以选择自己的保险公司先赔偿你或修好你的车(但是你要付自付款的部分),之后,你的保险公司会向对方责任保险公司索回他们所付给你的修车费用, 关于受伤的赔赏的部分,你最好要找个有责任心的律师帮你理赔。 困惑五:看医生时,即可以用汽车保险中的医疗险,也可以用健康保险。 这是两个不同的保险, 汽车保险中的医疗险有几下用途:1, 当你自己的过错造成受伤时, 你可以看任何有收汽车医疗险(无过错)的医生, 只要在保额以内的医疗费,你的汽车保险公司会全部支付也没有指定医生。2, 若自己的错造成亲人或家人受伤,如配偶,未成年子女或父母受伤, 你的保险公司也会付在保额之内的所有医疗费。3, 若对方的错, 而对方既没有买责任险也没有资产, 而你本人又没有保无保险驾驶人险的话, 至少在保额以内的医疗费都由你的保险公司付清。 困惑六: 我身体没有受伤, 但我只要精神赔偿。 在车祸受伤案中,精神赔偿是有身体受伤而衍生的赔偿, 没有身体上的伤害, 就没有精神赔偿。 威廉律师还提醒华人, 为了减少车祸意外事故带来的困扰,一定要买足够的保险,当车祸发生时, 双方的保险公司都会起作用, 如果对方的保险不够赔付时,自己的保险可以用得上, 所以买汽车保险时不要图便宜,那样会因小失大,并且,出现意外伤害时,要律师早介入, 律师介入的越早, 获得赔付的机会就越大。威廉律师楼接受的意外伤害案是“赔赏后,再付费”,无工作,无身份无保险者皆可获的赔赏, 威廉律师的办案效率受到客户的赞赏和肯定,律师经常说: “每个客人都像我的家人”。如果你受到意外伤害,24小时 随时可以致电求助:917-428-5152(中英文)。 律师楼地址: 43-40 162nd Street, 2Floor, Flushing, NY 11358

207, 2015

如何买车保险来保护你的利益? 威廉律师教你如何买到合适的汽车保险

By |七月 2nd, 2015|Categories: 博客文章|Tags: , , , |

在威廉律师43年的专为华人办车祸意外案中,他发现很多华人不会购买车保险,很多人只是随便应付买些便宜的保险额,或去收费较便宜的车保险公司, 但一旦发生车祸,你才发现你买的车保险帮不到你很多忙。 保险,大家的理解是发生危险后有保障,如果没保障或保障不多,那你的保险也只是当作没买。所以,威廉律师事务所教你如何买到合适的汽车保险,一旦发生意外后,你的汽车保险会帮助你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car-insurance 汽车保险分半保险也称为强制险(liability)和全保险(full coverage) 1. 半险也称为强制险(liability) 美国境50州中除了以口号LIVE FREE OR DIE的新罕社州(New Hampshire)不用买保险也能合法注册和上路外,其他49个州需要至少买强制险才能给车辆注册后方能上路。当然,你自己不买保险,不注册也能上路,但是被警察pull over了后以下几种情况都会随机出现:扣车,进监狱等等。 Liability保费方面大概是全保的一半,保的范围是当出车祸的时候是你的责任,你的保险公司只赔付对方的车,你自己的车你就自己解决,保项有:bodilyinjury赔对方人受伤的费用和property damage赔对方财产损失,例如:受伤赔付费,精神损失费,汽车毁坏维修费等等。两个保项分别可以自己选择limit,例如:纽约州的bodily injury limit中25,000/50,000,前者是每人每次事故最多赔付额,后者是每次事故总共最多赔付额(两个人以上)。Property damage也有limit,也是25,000/50,000的样式。当然limit越高,你的保费就会越贵。如你买的是豪车最好limit选高点,不然赔的很惨。 2. 全保险(full coverage) 全保险包括Liability必选,UninsuredMotorist可选,但我建议大家还是要买多的,最好和bodilyinjury买的一样多,因为这项险是保护你自己,如果肇事车无保险或买的保险额不高,你受伤又严重,这时,你的UninsuredMotorist可以帮你忙。Comprehensive可选,是在非机动情况下,Collision必买碰撞条件下,Personal Injury Protection(PIP)车锅中任何人员的保险手术费什么的,Emergency Road Service可选紧急情况路边服务,RentalReimbursement可选自己的车要维修的情况下租车费报销,Medical Payments可选医药费报销: 可以看出全险与半险的本质区别在于Collision。下面分别介绍一下各个选项: a. Uninsured Motorist 能不能在半保的条件下买次项是要看保险公司的,有的公司是一定要买全选才能买此项,此项的意思是但是对方hit-n-run肇事逃逸;或者无车保险,撞了你,无钱赔付你的时候,用来赔付自己的损失。保险公司赔人赔车也是有limit可选的. b. Comprehensive 只要你的车没动,车上一切都能被赔偿,包括风雨雪等造成的自然灾害,被人划车,小偷偷轮胎等等,此项有deductible(自己承担的费用)——也就是说,没有赔付限额(limit),但是损失的前deductible费用需要自行支付。所以deductible越低,保费越高。这里给点建议,好一点的车的deductible尽量选高点,因为选低了保费很贵,几百块也没有必要找保险公司,免得以后的保费涨,也有可能拿个carfax damage report,得不偿失。 c. Collision 出车祸是你的责任,用来赔付你的车,赔你的人,赔对方的车,赔对方的人。总体上来说就是保险公司会赔事故中出现的everything,everything,everything,此项有limit,按照自己的喜好选赔付的limit。同样也是有deductible,剩下的看Comprehensive后半段。 d. PersonalInjuty Protection(PIP) 有些州可选,有些州必选(比如纽约)。无论车祸是谁的责任,车锅中任何人员的保险手术费什么的,同时有小选项是另外因为受伤而无法去工作造成的经济损失,同样也是有deductible。 e. Emergency Road Service 在专办理意外车祸案的43年中,威廉律师想提醒各位买合适的车保险的重要性,买到合适你的车保险可以令你和你的家人的损失降低,也可以帮你和你的家人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f. Rental Reimbursement 自己的车要维修的情况下租车费报销,有limit。 g. Medical Payments 无论谁的责任,可以报销医药费。区别其他的就是此项是事故后的,比方5个月后你还要见医生,此项就可以起到报销医药费的作用。 威廉律师JERALD D. WERLIN 威廉犹太大律师尤其善长办理车撞行人案和车撞车祸案,专为华人办案,无身份·无工作·无预付钱,威廉律师都可以帮你拿到赔偿,如无赔赏无任何律师费用。都拥有多位会说国语、粤语、和福建语的经验丰富的律师助理, 免费咨询,可上门处理案件。 威廉律师楼精办:汽车意外事故、建筑工地意外受伤、滑伤跌倒、误医误诊案件 办公室地址:43-40 162nd [...]

207, 2015

一宗车祸意外获得超过五百万美元的赔偿!

By |七月 2nd, 2015|Categories: 成功案例|Tags: |

威廉律师楼 威正廉信 值得信赖 若说警察是人民的褓姆,那么律师就是维护民众权益的卫士。 纽约意外伤害律师事务所 华人离乡赴美,在异地奋斗求存,难免面临巨大的压力,无论来自工作、学业,或是生活环境等有形无形的压力,往往令人喘不过气。尤其身处纽约这个快节奏的繁华都市,民众每日在此经神紧绷的状态下,如突遇交通事故、滑倒跌伤、工地意外等不幸事故,该如何应对与索取合理的赔偿? 有数据显示,全美每年有两百万人在意外车祸中受伤。而一旦遇上意外发生,无论是语言和文化有障碍的新移民、或已有多年本地生活经验的老华侨,即刻找到一位好律师来协助,应是刻不容缓之事。 处理这类意外索赔已具备四十二年丰富经验的威廉律师及其团队,在意外伤害理赔界享有盛誉,且听他娓娓道来一则他经手的索赔案例,过程虽复杂难度也大,却最后还是凭着专业及经验,成功为当事人争取到超过五百万美元的赔偿金。 根据该律师楼提供的资料,当年二十一岁的大学生Gloria Rios于十七年前的某一天与家人开车出行,行经长岛市39街与Skillman大道时,与一辆消防车发生剧烈碰撞,Rios所坐的车被撞成两截,车内另三人当场身亡。 Rios头多处骨折、深度昏迷六十天、智力降至十岁,往后生活均需特殊护理。威廉律师代表Rios向纽约市府、消防局、及一家汽车出租公司提出法律诉讼。由于双方证词差异大、案例复杂、索赔难度相对增大,威廉律师前后花费七年时间,最终取得五百二十万巨额赔偿。 该律师楼有三名持纽约州及新泽西州律师牌照、专办意外伤害的顶尖律师。多位精通国语、粤语和福州话的中文律师助理,可提供免费咨询;此外,在意外发生后,更有专人亲自上门或至医院面谈等特别专业服务。平均在六个月至一年内结案取得赔偿。无论顾客有无身份、有无保险或工作,皆可成功获得赔偿,若不获赔偿,分文不收。 根据人口普查统计,纽约有超过五十万华裔,但还有很多无身份的移民不敢曝光,也无法购买保险。这些民众在遇到意外伤害事故时,由于离乡背井又不谙英文,不晓得有索赔的权利,或根本不敢找人理赔,大多时候只能忍气吞声、默默承受身心灵的痛苦,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华人社区中。 威廉律师对此强调,意外伤害求偿与有无身份是两件事,只要是受到伤害,就应该寻找可靠的律师,用法律捍卫自己应有的权利。 「来到威廉律师楼,受害人大可将事发经过真实地告知律师,我们将会解除受害人的心理和财务负担。」 他也强调,律师专业素质再强,但如无法真实地还原事发经过,就无法了解受害人的所有诉求,也难以全面掌握理赔额度。根据市府资料,亚裔是各族裔人群中英文流利程度最低的少数族裔。因此,律师楼具有精通华语和法律背景的助理或律师,处理案件事倍功半。 已在韩裔社区树立起良好口碑的威廉表示,律师楼提供精通国语、粤语和福州话的中文律师助理,能与华裔客户零障碍沟通,完全掌握客户的诉求与愿望,完善各项服务,最大限度为顾客争取赔偿。 「丰富经验」与「专精人材」是该律师楼根植亚裔社区的两大法宝。威廉律师早年毕业于纽约大学法学院,因扎实的法律功底、天赋异禀的辩论才华,加上擅长心理战术,犹如法律界常青树。他更因不畏政府机构与大公司的强势退缩,能四两拨千金,智取高额赔偿。 他也说,交通意外时刻都在发生,哪怕是小事故也能争取合理赔偿。他另指出个案,黄先生2008年在皇后区牙买加开车时,被另一辆车撞出车道,但本人受伤并不重。在威廉律师事务所的帮助下,黄先生很快取得2万5000元赔偿,远远超过预期。 威廉律师指出,只要律师思路慎密,法律知识渊博,懂得采用最佳策略,可以在不超出法律规定下,将小案「变」成大案,取得意想不到的高额赔偿。 威廉律师楼地址:法拉盛162街43-40号二楼,24小时华语专线电话:(917)428-5152。

COURSES

EVENTS

LATEST NEWS

Join Over 500,000 Students Enjoying Avada Education Now

Become Part of Avada University to Further Your Career.

Call Now Button917-428-5152